类别:未命名 / 日期:2021-06-08 / 浏览:248 / 评论:0

  深度| 新浪体育 #人物

  2008年奥运会,中国体操女队勇夺团体冠军,那批成员,她们娇小可爱的模样一直留在大众的印象里。

08年奥运中国体操女队勇夺团体冠军  

  13年之后,如今的她们都快到30岁了。每一个人的角色都发生了改变,成长轨迹也不太相同。

  李珊珊并不是其中最有名气的选手,她在17岁时就选择退役,是6个人之中最早退役的。

李珊珊  

  退役后,她出了自传,也忙于学业。在硕士研究生毕业后,她没有留在体育圈,而是改行到了银行系统。

  无论时间过去多久,备战与参加北京奥运会的那段日子都是她记忆中最精彩的一部分。

  01 改变命运的比赛

  李珊珊永远都记得那一天的场景。

  2008年8月13日,在国家体育馆,她和5名队友一起站在领奖台最高处。

  6名队员按照身高依次排列,程菲站在了第一位,李珊珊排在了第三位。每个人都绽放出了职业生涯最光彩旖旎的笑容,这一天对她们6个人的意义相同,是改变命运的一天。

  一转眼,13载划过,曾经并不起眼的李珊珊已从16岁的青春少艾,长成即将迈过30岁关卡的成熟女白领。退役12年后,北京奥运会女团决赛的一幕幕,依旧能清晰地浮现在她眼前。

  324号选手李珊珊在女团决赛中出现在平衡木的赛场上,她是队中压轴出场的选手。打头阵的程菲出现了失误,让随后出场的邓琳琳与李珊珊都多了一层压力。

  在程菲比赛时,李珊珊在准备区默念准备,她需要闭着眼睛,在脑海中做一遍成套动作,这是体操选手的常规操作。

  在做准备活动时,李珊珊能够听到观众一次强烈的唏嘘声,她猜到程菲出现了失误,但为了让自己的心态不要受到影响,她硬是选择了自我蒙蔽的方式,“我告诉自己,我不知道她失误,我没有看到她失误。”

  在那届奥运会中,李珊珊在这个项目中的能力是全队最强的。2007年世锦赛单项决赛中,即便出现了掉木的情况,李珊珊最终仍能拿到亚军。北京奥运会,队伍要想在主场拿到冠军,每一个人都应该最大限度地突出自己的特长,并避免失误。

  在决赛中展现的这套动作,她从2005年就开始准备,3年的时间,她在成套动作上不断地进行优化编排与动作调整,已经训练了几千次。

  体操是失误概率最高的项目之一,在细微的木上做翻腾,稍不留神就会出现失误。在外界看来,李珊珊并非是比赛型选手,她只能通过日积月累的高质量训练,来夯实自己的实力。

  她在训练中有时会出现失误,有一次翻腾后踩空,被木边直接擦伤了大腿外侧,影响了训练。受过最严重的的伤是在一次高低杠的训练中,她直接磕到鼻子下面,缝了18针。

  教练允许她们在训练中失误,为了锻炼她们的抗压能力,女队会在奥运会前进行测试。8名队员依次做一整套动作,这个过程中只要任何一个人出现失误,都会立即重来。

  李珊珊记得,有一次测试正好是在过节那天,结果她们一直做到晚上9点才通过。

  即便在赛前数次模拟过决赛的氛围,但在偌大的场馆里、万众瞩目下,站在木上的她还是无可避免地出现紧张情绪,“我的腿一直在颤抖。”好在,她还是抗住了压力,虽然在木上稍有晃动,但整体完成度还算流畅,得到了16.050分,而这个分数后来也成为了队伍夺冠的一块坚固的基石。

  每一年的夏天,媒体或多或少都会回放北京奥运会各个项目的视频,每当这个时候,李珊珊的回忆都会被掀开。

  无论时间过去多久,只要看到自己在比赛中的画面,她都会有心潮腾涌的感觉,这是烙在她骨子里的一场比赛,也是改变其命运的一场比赛。

  02 坚强

  李珊珊年幼时,家里经济拮据,父母都成为了“下岗潮”的成员,没有了稳定可靠的收入,他们只能出摊卖早点。

  她从4岁开始接触体操,9岁去广西队试训后被拒绝,一度让她质疑自己是否适合练体操。

  但全家人没有放弃,10岁时,她又去了广东队试训。女儿不是广东队正式员工,没有工资和补贴,加上生活费与请老师上文化课的学费,这对李珊珊的父母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。

  他们瞒着李珊珊出租了自己的房子,选择住在一个楼梯旁的小阁楼里。每年过年李珊珊回湖北老家时,他们再把房子收回来,让女儿安心过个年。

  有一年,因为租客怀孕了,他们为了避免春运途中的劳累,没有回老家。李珊珊的妈妈心一软,没有收回房子,只能让李珊珊看到他们的住宿环境。

  李珊珊被那一幕震撼到了,她站在门口,迟迟不愿迈进屋内。在她的印象里,那间屋子根本不能叫做房间。

  狭小的空间里,简陋地摆放着必备的家具,脏乱破旧不堪。还有屋子不远处流淌着生活用水的下水道,一直飘散着臭味。李珊珊忍住眼泪,心疼父母,对他们说:“你们搬回去吧!”

  她一直记得母亲的回复,“我妈说‘等你进国家队的那天就是我们搬回去的日子’。”

  母亲的话像一根悬在上空的棒槌,让她一刻都不敢轻松。她知道父母的不易都是因为自己,她时常用母亲的回复激励自己,一定要努力,一定要在国家队站住脚跟。

  后来,她很快地就入选了国家队。进队的第一天,教练把她和几位队友带到了世界冠军榜前,将她们每一个人未来的目标呈现在眼前,这是每一位国家队队员都会经历的入队教育。

  但她们那个时候毕竟还小,根本不懂奥运会冠军与世界冠军的含义,“我们只是听教练与父母都这么说,但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。”

  为了实现母亲的心愿,李珊珊也在一步步地制定自己的目标。她的第一个目标是让父母能住回原来的房子,因此她那次从离开家的一刻,就希望自己很尽快成为广东队正式队员,这样就能拿到一份工资来补贴家用。

  后来,站在世界冠军榜前,她的目标又升级了一步,她渴望这面墙上也能放上自己的照片。

  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,李珊珊的脑海里时常会涌起这些往事。

  她记得自己比同龄人早懂事,不喜欢将自己的压力与难受表现在父母面前。奥运会名单公布后,外界对李珊珊的入选有一定的议论,一些人质疑她的实力,因为她只会出战一个单项。

  虽然训练环境基本与外界隔离,但她还是能从各种渠道或多或少地听到外界的议论。她承认,这些议论势必会带来一点压力,但她性格比较能想得开,也善于转换压力,“你们说我不行,我偏要行给你们看。”

  在拿到女团冠军后,李珊珊又参加了平衡木单项决赛,女团决赛那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,到了单项决赛中却失灵了,她掉木,也摔掉了冠军。

  她不喜欢哭,看到家庭窘迫的生活环境、心态几乎崩塌时,她没有哭;受到外界质疑时也没有落泪;单项决赛,她在完成比赛后在镜头前勉强地挤出笑容,还是忍住了眼泪。

  “我的家人可能比我觉得更遗憾,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我难过,所以我告诉自己不能在镜头前哭。”她能感觉到眼泪在打转,当镜头从她面前移开的那一瞬间,泪珠刷地掉了下来。

  受制于发育与状态的影响,北京奥运会结束一年后,李珊珊就选择了退役,当时她只有17岁,是北京奥运会夺冠阵容中最早退役的,其他人都留在赛场上备战下一个奥运会周期。

  全运会结束,李珊珊的职业生涯画上了句号,她原本以为自己会轻松潇洒离场,到了那一刻,她发现不舍得的情绪占据了内心的主导。

  回首13载体操生涯,李珊珊自觉没有留下遗憾。“一路走过来,我觉得体操生涯还是带给我很多的快乐,训练肯定是辛苦的,但现在回过去看整个过程,我发现它带给我很多帮助,比如我培养了自己的独立生活能力以及抗压能力,在退役后我在面对困难时不会选择逃避,而是会迎难而上。”

  03 追求自然 

  退役后,李珊珊无缝衔接地走进了中央财经大学深造。

  退役的奥运会冠军,在学校里需要改变的第一步就是心态,在这里,他们会成为一名普通的大学生,身上不再披有光环。

  李珊珊无法再享受免费的食堂、系统的后勤保障,一切需要自己去操办。她发现自己不能一时间去适应,吃饭的饭卡,她在一个学期内丢了好多次,每次丢饭卡时只能接受同学的救济。

  长时间坐在教室里上课对李珊珊而言也曾是一个难题。

  动惯了的她,坐着的时间一久就会打瞌睡,“上了20分钟的课我就想出去走动走动,以前一天8个小时在蹦跶,后来8个小时要坐着听课,对我来说真的很难。”

  告别每天早起训练的日子,她不用再定闹钟把自己叫醒,课少的时候,她可以睡到自然醒。没有了训练时条条框框的约束,李珊珊对自我管理放松了许多,这种惬意的日子,后果就是在一段时间后她发现自己胖得吓人。

  “整个人的状态显得比较浮肿,人体的体能发生了改变。以前每天都在输出运动量,那段时间只有体育课有运动量,而且体育课的运动量只相当于训练前的热身。”

  直到本科最后一年,她才遏制住了对食物的欲望,随着年龄的增长,她注意到形象的重要性,下定决定开始减肥。

  一位奥运会冠军,在刚进大学时,也许无法成为一名优等生。在经历类似“跳级”的环境改变后,李珊珊在学业上遇到了困难,甚至挂过科,她只能逼着自己开口请教同学,同学去图书馆,她也跟着去看书。

  有一次,在饭桌上,她与好友聊起了对未来的规划,与好友目标明确不同,她在此前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,显得迷茫懵懂。也是那一次深聊,让她意识到了自己必须试着去改变,她有意地要求自己去与外界接触,去和更多的同学交流,要勇于表达自己的想法。

  本科4年,她没有像很多退役的运动员一样,脱离队规的禁锢,尝试着谈一场校园恋爱,而是一直保持单身的状态,乃至现在,她依旧是“单身贵族”。

  她也没有像一些女生一样,在脸上微整,让自己看起来更完美,她崇尚自然,追求质朴。

  “我觉得身心美丽才是最好的,外表这个东西,人没有不老的时候,肯定一直在成长。每个人的追求不太一样,每个人有自己的选择。我暂时没有微整的想法。”

  她从未觉得自己漂亮,但身边还是会有不少人夸赞她的颜值。但在李珊珊看来,自己在成长过程中汲取的阅历,才是自己最宝贵的财富,“我觉得有成长历练的女生,会散发不一样的气质。”

  在本科毕业后,李珊珊前往澳门读研。硕士研究生毕业后,她选择留在澳门工作。目前在一家银行里负责宣传的工作。“跨行嘛,算是全新的开始。”

  如今,北京奥运会女团成员各自行驶在不同的轨道上,她们有时候在做活动时会三三两两地遇上,但上一次六人聚首在何时,李珊珊已经记不清楚了。

  退役后,她们互相之间并非是交往最密切的闺蜜,但李珊珊坚信,曾为命运共同体的她们,默契不会退却。

  体操改变了李珊珊的命运,也让她的整个家庭过上了好日子。她的父母早已不再做小贩的生意,后来投资开了一家餐馆,现在他们在老家置换了新房,女儿的工作稳定了,他们也无需再操劳,已经过上了退休后的舒坦日子。

  而李珊珊,也在精彩的生活之余,等待着另一半的出现。

  (获取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新浪体育微信公众号:sports_sina)

新浪体育公众号二维码
声明:新浪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!

打赏

感谢您的赞助~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~

版权声明 : 本文未使用任何知识共享协议授权,您可以任何形式自由转载或使用。

评论区

发表评论 / 取消回复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◎欢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及观点。

作者列表

标签列表